5月27日上午,陈爷爷走了……

从明天开始,我们再也见不到这道“风景”。

5月24日是陈爷爷的生日。5月23日,陈爷爷的主管医生马莎和我说,明天陈爷爷过生日。二爷(陈爷爷的二儿子,是老人对二儿子的称呼,也是我们全病区医护人员对他的称呼)问老爷子,要生日蛋糕吗?老爷子点点头。他只有点头和摇头的力气了。二爷说:这是我们家老头第一次要生日蛋糕。

25日上午开完会,我回到病房和护士长、马莎医生准备给老人过生日。陈爷爷的生命已经是以“日”,甚至以“时”来计算。在病房门口我们足足站有5分钟,在想和老爷爷说什么?二爷的儿子说:只能说生日快乐!

我捧着一束鲜花,二爷捧着蛋糕,我们一帮人来到老爷子的床前, 二爷说:老爷子今天过生日!老爷子点点头; 我说:“我们大家一起来祝您生日快乐!”老爷子又点点头;二爷的儿子微笑着问:您今年高寿呀?老爷子邹着眉头使劲想;“您今年86了吧?”老爷子点点头。我接着说:“马莎医生说了您是她管过的最听话的病人!愿意一直管您!病房的所有医生和护士都认为您是病房最“模范”的病人, 我们会一直和您在一起!我们一块给您唱生日歌好吗?”老爷子点点头。 二爷、老爷子的孙子、护士长、马莎大夫、晏大夫、彭大夫、崔大夫、护士和我,大家一起唱到:祝你生日快乐…….

从陈爷爷住到肿瘤科,二爷和二爷的儿子就每天上午来病房,爷俩个自带小马扎,坐在病房的门口聊天,风雨无阻,从未间断过。二爷退休了,儿子的工作时间可以自己支配,二爷的儿子管二爷叫“二哥”,我们觉得新奇,可是爷俩很是随意,每天乐呵呵的。老爷子能动的时候,他们陪着老爷子拄着棍在病房走廊里转转(我们病房很宽敞的,病人遛遛弯儿没有问题),几乎没见到过老爷子与他们爷俩有什么交流。老爷子患的是食管癌,来我们科之前已经放了食管支。老爷子不喜欢吃医院的饭,爷俩就每天变着花样的给送饭;老爷子病情有变化,不管是需要检查、还是治疗,只要是把事情讲清楚,爷俩二话不说就去办。在“安宁病房”准备开张时,有人建议养些花草和金鱼,我从家里把鱼缸拿来,金鱼还没来得及张罗,二爷他们爷俩到“安宁病房”这边看了看,一看鱼缸二爷就来了情绪,大谈他的养鱼史,第二天就给拎来几条金鱼,还告诉护士长如何“养鱼”!至今,那几条金鱼还在哪儿“摇头摆尾”。 后来,老爷子病情逐渐加重,支架的末端又快被“肿瘤”给堵上啦,又出现了食管纵隔瘘,不能进食了需要静脉营养,加上年纪大心功能不好,尽管我们把每天液体量严格控制在1200ml—-1500ml之间,间断的给予利尿,老爷子还是时不时出现“喘憋”;胸部CT又疑似“癌性淋巴管炎”,我们想尽办法,但是依然拉不住生命的脚步。

马莎医生和我说:看着老爷子上不来气实在是太难受了,我要给老爷爷借台无创呼吸机(科里的呼吸机用完了),不是为了延长他的生命,只是为了让他不难受!马大夫从呼吸科借到ICU、从ICU借到CCU,也没有借到,她非常沮丧;听说急诊有,她立刻联系,终于借到了一台。马莎说:她舍不得老爷子走!

每每看到坐在病房门口的父子俩,我常常想,是否“陪伴”是最好的“照护”呢?尽管那对父子和老爷子很少交流,但是,看到坐在哪儿的一对父子,老爷子是否就感到“心安”呢?!父子俩从头到尾都顺着老爷子,从没有“忤逆”过老爷子的心意,这是不是最大的“孝顺”呢?!孝在孝,更在顺呀!

今天天气好,微风,空气通透的可以看到远山,病房窗外的风景依然如画;老爷爷走了,病房内的那道“风景”再不会出现了……🐟还在游哉悠哉!愿活者善生!愿逝者灵安!医者也心安!

王府医院肿瘤科安宁疗护病房实景

王府医院安宁疗护病房,是我国第一个由民营三甲综合医院设立的安宁疗护病房。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《安宁疗护实践指南(试行) 》的要求,王府医院安宁病房设有7张单间病床,与肿瘤科共同管理,科室拥有7名医师(包括5名中医,1名兼职疼痛医师),15名护士,1名营养师,外聘1名心理师,1名药剂师,引进社会工作者及志愿者团队,以共同照护疾病终末期患者。

如有需要,请联系13371632269(值班电话)
81779999转8907(医生办公室)
81779999转8901(护士站)
刘寅主任/晏铭洋医生/于童医生/陈焕生护士长

肿瘤科主任 刘寅

个人简介:

主任医师、 科室主任兼任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疼痛分会常委、北京抗癌协会肿瘤姑息与止痛委员会委员、北京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委员 、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常务理事、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姑息与康复委员会常委、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内科专业委员会委员等。

专业特长:

临床工作30余年。目前主要从事实体瘤(肺癌、乳腺癌、食管癌、胃癌、大肠癌、肝癌及胰腺癌等)的化疗,靶向治疗及免疫治疗;擅长对中晚期肿瘤的姑息治疗及止痛治疗。